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
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

新闻详情|News

疫情期间如何健身?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多地政府部门宣布关闭公共场合,原本活跃于线下场景的行业纷纷转而求变,教育挪到了线上,《囧妈》让人看到了电影首映从荧屏走到手机的新方式,办公则变成了远程在线,而健身也换成了线上直播。

  这当中对于健身来说,并不值得高兴。2019年是它们的多事之秋,大规模的关门、欠薪甚至跑路,还有国内最早的连锁健身品牌浩沙健身猝死,让传统的线下健身陷入冷寂。

  疫情的到来无疑让传统健身行业雪上加霜,多家健身机构宣布开展线上直播健身、推出线上健身课程等一系列动作,让在线健身似乎迎来了发展的契机。可这到底是曙光,还是能被轻易戳破的泡沫?

  根据青橙科技发布的《2018-2019健身行业白皮书》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全国健身房数量共计97746家,相较2017年-2018年的71003家,一年内新增26743家,增幅为31.13%,日均新增约80家。从数据来看,健身行业的确增长迅速,但从总体来说,整个健身行业的竞争依然激烈,生存空间并非想象的那么宽松。

  去年12月13日,位于成都市武侯区的古德菲力健身会所突然被物业方断电,随后以租金纠纷为由闭店至今,而该门店的所有权已在2019年7月转至私人名下,古德菲力健身会所和接盘方皆以秘而不宣的方式处理。

  事实上,去年陷入困境的并非只有古德菲力健身会所。根据青橙科技的数据表明,去年同时还有3099家健身房关闭,关闭率为4.36%,成立一年内关闭的健身房有528家。

  今年的健身行业的生存空间更是狭窄无比,好不容易熬过了淡季,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又精确打击在了传统健身行业之上。

  这场汹涌的疫情对传统健身行业的影响难以衡量,它同时也加速了国内健身行业的洗牌速度,截止目前全国确诊病例已经达到了24423例,疑似病例23260例,而且病例还在继续增加之中,这对于寒冬中的健身行业来说前景依然不甚明朗。

  以前,绝大多数传统健身房都是靠赚快钱来支撑,如果没有流动资金,他们很快就会倒闭。

  基本所有传统健身房都存在一个现象:只要一进健身房,私教就会不厌其烦地推销课程。目前,市面上健身房私教课程价格为200元或300元,健身房按照业绩提成50%至70%。而这些所谓的教练,大多数都是经过简单培训后就可以上岗,健身行业内有一句话叫作:“只有卖不出课的教练,没有不会教的教练。”

  美国体能协会注册体能训练专家王生奎曾经说过:“现在很多俱乐部招聘教练门槛很低,很多教练都是进入这个行业后才开始学一些基础知识,自己都还没理解透彻,就开始指导会员动作,只想着卖课挣钱,自然会让许多人远离健身房。”

  疫情让行业处于混沌,但也让线上健身房大面积突然占据人们视线 疫情下的在线健身房

  严格来说,在线健身房早就存在,只是一直没有爆发。2014年,在国外健身行业的影响之下,健身O2O逐渐开始火热起来,并以约教练、约场地等切入的平台层出不穷,而当时爆发的重要原因是,它打破了传统的预付年卡的消费模式,通过单次或按月付费的形式,减少了消费者的前期成本支出。

  传统健身房课程体系并不成熟,加上大多数用户本身的健身习惯未被培养,线上选课的需求并未完全激发出来。更重要的是,这类APP都没法绕开与健身房之间存在的利益纠葛。

  于是乎,当年的这一场大洗牌,使得不少项目已淡出视野,如火如荼的互联网健身纷纷回归线下,甚至各大品牌都联合抵制了在线健身一段时间。

  几乎是同一时间,智能健身品牌超级猩猩宣布完成3.6亿元D轮融资,本轮融资也标志着超级猩猩成为继Keep之后又一家完成D轮融资的健身公司。

  另一健身巨头-乐刻运动已在全国8座城市开设了500家门店,健身房日到会员数达到300~500人次,人次坪效是传统俱乐部的十倍以上。

  而从1月份疫情爆发至今,根据七麦数据显示,健身的搜索指数从5831上升到了6744,这一趋势好像在说明着在线健身正在迎来自己的黄金增长点。

  此前的在线健身房,是提供健身视频教学、社交、饮食指导、装备购买等多样化功能,使用者可以和其他健身爱好者交流,除此之外,还专门针对健身零基础人群推出了健身达人教学视频和健身基础的学习课程,同时又帮助健身爱好者搭配健康的食谱,为健身者提供了较为全面的健身指南。

  另外,用户只需支付相应费用,就能获得个人专属健身计划等高级服务。传统健身房的预付款办卡盈利模式遭到用户反感,“老板跑路”事件屡见不鲜,在线健身的成本更加低廉,而在如今这个疫情局势之下,它除了能为用户省下大笔健身费用外,对喜爱健身的人们来说也更加安全。

  然后是原有的线上健身选择上线有关健身的课程,这也是为了配合国家体育总局在6天前发布的《关于大力推广居家科学健身方法的通知》, 这种方式对于直播健身来讲则更有优势,人们可以选择更加贴合自己的健身课程,而且视频课程比直播健身的成本也相对较低,这也是疫情之下大多数健身房选择的主要方向。

  在线健身随着近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我国最具代表性的现代运动健身产业之一,逐渐获得越来越多使用者的喜爱和认可,助力我国全民健身运动事业的发展,特别是在此次疫情爆发而导致人们不能出门进行线下健身的阻力下,也许在线健身将会迎来新一轮的爆发

  有用户在网上评论,健身APP的存在更像是一个“闹钟”,只有提醒的作用,并不能达到监督、指导的效果。而且如果动作做不够、做不标准,健身效果肯定大打折扣。也有人认为,健身是一个枯燥无聊而又劳累的过程,当用户对运动开始产生厌倦,即使手机上健身类APP功能繁多,也难逃被打入“冷宫”的命运。还有人发现各种APP采集的同类数据结果大相径庭。数据不准确,使得健身类APP无法获得用户真实的身体状况,用户通过训练计划也无法达到应有的效果,从而降低用户通过APP健身的积极性。

  前几天跟爱健身的朋友聊天,他说:“其实并不是因为疫情才会导致传统健身房关闭,平时的各大假期等不可抗力都能成为关闭因素。在健身房关闭之后,对于习惯了健身的老手来说,更多选择的是自己在家里徒手练习,并不会使用在线健身的app,原因是这类app更多的是针对从K1级别的新手,对于老手来说,里面的训练量跟不上自身的需求,而对于专业知识来说,他们掌握的也能够支持自己的健身要求。”

  聚焦到商业本质,其实无论什么行业,互联网的介入只是为了提高效率,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企业和消费者面对的问题,就会成为“鸡肋”,甚至是“狗尾续貂”。健身行业业内人士应该好好考虑的,是线下健身和线上健身之间的关系,那种动辄希望“颠覆”传统健身行业的想法,也许并不适合目前形势下健身行业的转型升级。

  传统健身行业有其固然的存在和发展规律,不可能为了转型而转型,而互联网也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

  去年,被称为健身领域的奈飞的美国健身公司Peloton递交了招股书,引起健身行业和资本界的关注。在前年完成F轮融资后,Peloton的估值已达到41.5亿美元,若Peloton成功IPO,估值有望超 80 亿美元,成为全球家用健身领域市值最高的公司,所以在线健身要迎来爆发,必须要寻找到适合自己的路。

  我们可以这样设想:设备都是AI智能化,一方面使用AI器械的时候自动帮你校准姿势,另一方面能根据不同的体质AI推荐成套的锻炼方案,不用请教教练,毕竟私教还是挺贵的,大部分人消费不起。

  这就意味着健身行业将从人们通过电视上的健身指导进行健身的1.0时代到目前所流行的由电视转为移动智能手机的2.0时代,跨越到AI智能化的3.0时代。

  首先看如何使用这些AI器械,和用一个新APP、一个新的电器有多大区别。其实只要有个人性化的引导界面或者提供一套教学视频,就会很快学会。再来看提供饮食、增肌建议方面,AI健身房有了人体各项机能的数据,通过不断学习、数据分析向用户推荐合适的饮食方案,设想我们锻炼几周下来,你的训练数据和人体机能数据全部给AI,它向你推荐一套后续的饮食计划和训练方案是不是更加方便?

  随着社会发展,不同社会情境下人的机能是会变化的,不可否认以前人们的身体普遍比现在人的身体好一些,现在许多白领天天坐在电脑旁,天天玩手机,很多人处于亚健康状态。

  而健身方案是根据不同的身体状况制定,制定前需要大量的研究,可能会有生物学、营养学、医学等等各个方面的结合才能制定出一套科学的改善人的身体状况的体系。这个体系里其实又有很多种组合,比如有的人适合A组合的饮食、健身方案,有的人适合B组合的方案。

  到这里就明朗多了,组合是基于“体系”这个总方案的,现在的AI可以根据现阶段人们的身体状况来推荐不同的组合方案,但是他很难做到前面所说的结合各领域的知识而研究出来的全套完备体系。

  纵观国内的健身行业,绝大多数健身房与20年前没有太大改变。远远落后于其他消费类行业的速度,与飞速发展的时代脱节,消费者快速增长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中国商业健身市场的消费潜力没有得到释放。

2020-02-10 06:37:54  [返回]